翻页   夜间
奇快中文网 > 农家小福女 > 第990章 找上门去

苹果彩票快乐时时彩开奖直播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奇快中文网] http://www.huijindecor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白善把药筒放好,课间休息的时候去问彭志儒和卢晓佛,“你们认识张敬豪吗?”

    彭志儒和卢晓佛愣了一下后摇头,“没听说过,他是我们国子学的学生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太学那边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太学那边我只听说过冯晨翔和任可几个,其余人不太熟,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白善摇了摇头,“没什么,只是问问。”、

    彭志儒顿了顿后道:“你要打听人,最好还是问班里其余的同窗,他们多是恩荫进来的,认识的人多。”

    白善点了点头,却没有随便去问人,国子学可比府学的同窗高傲多了,他和他们并不熟,交浅不好言深,他才不去问他们呢。

    不过中午休息的时候,白善去吃午食,正好和殷或走在一起,于是他问他,“你知道张敬豪吗?”

    殷或一脸迷茫的摇头,问道: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“没谁,”既然不认识就算了,白善道:“走吧,吃饭去吧。”

    殷或便抿了抿嘴角。

    白善取了饭菜,顺势就和殷或坐在了一起,一同来吃饭的其他班级的同学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端着饭的刘焕同学差点把饭给盖在前面的同窗身上。

    他看了又看,看了又看,最后还是没忍住,端上自己的饭菜便坐到了白善身边,然后盯着斜对面的殷或看。

    殷或抬头看了他一眼,默默地低下头吃饭。

    刘焕小心的撞了一下白善,小声道:“哎,你跟他是怎么回事,这是……和好了?”

    白善不在意的道:“我们本来就没吵架,是他家姐姐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刘焕愣住,“所以你就原谅他姐姐们了?”

    白善抬头道:“没有,但这和他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白善道:“他昨天给我们家送了东西。”所以他大人大量的把他们分开来了。

    刘焕呆住,愣愣的道:“当初他姐姐堵我的时候,他也给我送东西了……”

    对面的殷或忍不住握紧了手中的筷子。

    白善点了点头,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结局肯定不好,于是他没顺着问下去,而是转开话题道:“你知道太学的张敬豪吗?”

    刘焕歪着脑袋想了想,摇头,“不认识,谁呀?”

    白善便点了点头,“太学的人你认识的多吗?”

    “多吧,像韩浩、郎贺、焦昀几个都挺有名的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怎么,所以张敬豪没人听说过?你帮我打听打听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”刘焕很爽快,拍完胸膛后又看了眼对面正安静的吃饭的殷或,轻咳一声,还是没忍住凑上去问道:“哎,你爱哭真是因为病,不是因为娇气?”

    殷或抬起头来看向他,眼尖有点儿发红。、

    刘焕生怕他哭出来又惹祸上身,于是端了饭菜转身就跑了。

    白善鄙视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低下头去继续用饭。

    吃完饭,白善便在食堂里逛起来,找到了和二三好友躲在角落里吃饭的封宗平。

    “封学长,”白善行礼后道:“我想与您打听个人?”

    封宗平笑问,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太学的张敬豪。”

    “张敬豪?”封宗平想了想,没什么印象,他扭头问云信玹和易子阳,“你们听说过吗?”

    云信玹没好气的道:“你都没听说,我们更没听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易子阳道:“太学有一千五百多人呢,谁能记下这么多学生?”

    白善便知道了,点了点头后道谢。

    封宗平忙叫住他问,“你问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下午找他有些事儿要谈,学长们先吃,我先出去散散步。”

    然后散着散着就散到了太学去,白二郎也正在一个食堂里吃饭,那个食堂距离白善吃饭的食堂不远。

    因为右手包得严严实实的,而且疼,所以他特意要了勺子,正笨拙的用勺子舀饭吃。

    任可和乔韬坐在他旁边,一边吃一边看着他乐,他们班不少同窗都围着他,有的速度快的已经吃饱了,也不走,就靠在桌子边取笑他,“我说白诚,你这伤到底是怎么来的,不会是为了不写作业,特意自己包了装受伤的吧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你没看见他一大早上来眼睛都是红的?”

    “博士还亲自上手试过了,一按下去,那惨叫声,眼泪都直接飙出来了,根本不可能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白二郎愤愤的捣了捣饭,吃了一口,然后道:“你们就笑吧,哼,以后你们谁都跑不掉。”

    任可掀起眼皮道:“你还没告诉我们呢,你到底是为什么被打,被谁打的?”

    “还能被谁?他们家里的人,除了他大哥,就是他老师、师姐和师兄了,打手心……我觉得不是他大哥打的,就是他老师打的,师兄好!”

    白二郎没好气的掀起眼皮道:“你喊谁师兄呢……”

    白二郎看到了站在桌边的白善,把话咽了回去,连忙问道:“你怎么过来了?是不是先生还生气?”

    白善则左右看了看,问道:“张敬豪是哪个?”

    白二郎头皮发麻,“你找他干什么?我都说了不跟他相干了。”

    白善瞥了他一眼道:“没问你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同窗立即遥遥指了一人道:“在那儿。”

    白善便顺着他的方向看去,起身就要往那边走,白二郎连忙丢下勺子,拿还好着的左手拉住他,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殷或的姐姐们,当然不会做和她们一样的事,所以我去找张敬豪说说话儿,你吃你的饭吧,”白善拍开他的左手,“对了,满宝也说你昨晚说的对,既然都是要买马,那和你同窗买还是更好,既能便宜点儿,也方便。两边还都得了好,多好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可是看着白善的脸色,白二郎一点儿也不觉得这是好事。

    但很显然,白二郎还没本事拦得住白善,他只能坐在桌前看着他朝着张敬豪走去。

    白二郎想哭。

    围着他的同窗们觉着不太对了,纷纷跟他挤着坐在一条长凳上,小声问,“怎么回事,你师兄怎么去找张敬豪呀?”

    “而且看着来者不善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一直在一边默默吃饭的冯晨翔吃完了,抬头不经意的道:“怎么样,我没说错吧,张敬豪不是什么好人,你们偏不听,你这身打跟张敬豪有关吧?”
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